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情系列 > 【仙妻风流】(17-18) 正文

【仙妻风流】(17-18)

来源:艳丽花蕾网   作者:校长生涯   时间:2023-06-02 06:00:45

【仙妻风流】(17-18)


               第17章:婚纱

  我靠在椅背上,仙妻风流四肢无力,仙妻风流呆呆地在脑海中挖掘着和妻子小仙的仙妻风流午夜草妞在线回忆。

  慢慢地,仙妻风流有一件事悄悄地浮出水面,仙妻风流在我模糊不清的仙妻风流记忆中占据了一席略微
清晰的地位。这件事发生我和妻子结婚前一次去挑婚纱的仙妻风流过程中。

  那年一个初夏的仙妻风流午后,我和小仙来到了一个偏僻街道的仙妻风流小门脸婚纱店。据朋
友介绍,仙妻风流这家店的仙妻风流婚纱虽然款式不多,但都是仙妻风流纯手工制作的小众精品。据说生意
非常好,仙妻风流去咨询挑选试穿都要事先预约,仙妻风流每次一对。仙妻风流我们那天按时赴约,进到店
里,接待我们的是一个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优雅干练的女店员。

  简单的寒暄后,女店员就开始给我们做婚纱科普,只听她侃侃而谈道:「婚
纱通常是一件长而流畅的白色礼服,通常由蕾丝,纱网和其他花纹组成。它有一
个长裙,通常是半圆形或全圆形的,有一个紧身的上衣,配有长袖或无袖。婚纱
上通常会有珠宝饰品或缎带装饰。它可能有一个长的拖尾或一个短的拖尾。婚纱
通常是由白色或浅色组成,但也可以是其他颜色的。」

  我一边看着一排模特穿着的各式婚纱,长长短短,或简或繁,或松或紧,让
人眼花缭乱,一面听得昏昏欲睡。

  女店员走到一个婚纱前,介绍道:「这件婚纱是由精细的蕾丝手工制作而成,
白色的面料柔软舒适,配有精美的纱网和珠链装饰。长裙部分呈半圆形设计,纱
网镶嵌在裙摆上,披露出纤细的腿部线条。上衣部分紧身剪裁,配有长袖,领口
由精美的蕾丝镶边。珠宝饰品装饰着胸前,缎带饰缀在腰间,给人一种优雅和华
丽的感觉。裙摆部分有一个长长的拖尾,随着新娘走动而摇曳。整件婚纱显得十
分优美和典雅。非常适合这位准新娘典雅如兰的气质。」

  小仙转头看着我,妩媚的大眼睛里闪着光:「你觉得怎么样?」

  我能说什么?店员说的话每个字我都听得懂,但合在一起我不知道她在说什
么。我只有点头道:「好,午夜草妞在线不错。」

  「哪里好?」小仙笑着追问道。

  你杀了我吧!我怎么会知道哪里好?就是件婚纱而已,跟别的看上去有区别,
但其实也没啥区别!我只好瞎编道:「这个很衬你的气质。」

  小仙嗯了一声,很显然对这个说法不满意。

  「这样看也不出来啥,要不然试一下?」我试探着问。

  小仙看了看满脸鼓励的店员,又看了看周围的婚纱,点了点头。于是店员找
了一件尺寸合适她身材的,带她去了试衣间。

  我坐到了靠窗的一个单人沙发上,柔软舒适,惬意而又无聊地望着窗外。一
个男店员突然似是从虚空中冒出来,礼貌地问我想喝点什么。我抬头看了他一眼,
只见小伙非常英俊,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和一副迷人的微笑。他的头发乌黑而整齐,
高挺的鼻梁和修长的下巴给他带来了一种朝气蓬勃的阳刚的气质。他身材高挑,
有着健美的身体线条,散发着一种自信和魅力。

  「咖啡。谢谢!」作为职业习惯,我总是喜欢喝咖啡提神。

  男店员微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去。不一会儿就端了一杯咖啡盘出来,摆放着
咖啡、牛奶和方糖。

  穿婚纱显然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咖啡都喝完了,小仙才
穿着婚纱从试衣间施施然出来。我立刻看呆了。小仙在我面前羞涩的微笑着,然
后走到一侧的大幅的试衣镜前,欣赏着自己的婚纱。紧身胸衣采用象牙色蕾丝制
成,心形领口凸显出她的曲线。裙子丰盈飘逸,层层叠叠的薄纱和透明硬纱一直
垂到地板上。新娘的面纱由精致的蕾丝制成,扇形边缘完美地衬托出她的脸庞。
她戴了一对珍珠耳环来完成造型。

  「怎么样?」她问道。

  我觉得嘴里发干,拼命地点头。

  小仙很高兴。但女人买衣服肯定不能就这么结束了。她立刻又去挑了另外几
条自己喜欢的要试穿。我能说什么呢?说其它的都不如这条,好了回家吧,来打
击未婚妻的购物情绪?

  当她试完了第二条婚纱对我问道于盲以后,再去试第三条时,我竟然坐在沙
发上睡着了,尽管喝了咖啡。

  睡着睡着,我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语气时急时缓,但嗡嗡嗡的,听不
清在说什么。但又有女人压抑的低低的呻吟声和喘息声传来。我不是什么处男初
哥,自然知道这种声音意味着什么。我拼命地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难
道我在做梦?好困,再睡一下。

  也许是我在睡梦中听力变得更敏锐,也许是我的大脑开始在重拾记忆中自行
脑补,我听到有个有点耳熟的女声道:「别——嗯——那里不行!」

  一个男声说道:「嘘——小声点——你这里又滑又腻——什么时候开始这样
的?」

  「嘶——」女人没有回答,只是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一边丝丝地吸着
凉气。

  「肯定是一看见我就这样了,是不是?」

  「啊——」女人难耐地叹息着。

  「肯定是了,要不然你为什么允许我帮助你穿婚纱?」

  「你同事不见了。我男朋友睡着了,叫不醒。」女人终于反驳着。

  「我同事家里忽然有点事。我看你也没有认真地叫醒你老公。」

  「啊——你胡说——啊——不行,你这个东西不能进来!嗯——啊——不行
啊——」女人的声音里有点惊惶。

  「别躲!欸——这、就、对、了!哈——」男人的声音透着一股狠劲,然后
是舒爽。

  「唔——」女人的长长的呻吟闷闷地传来,似乎被捂住了嘴。

  「你是处女吗?怎么这么紧?」男人似是有些意外地问道,「让我看看——
没出血啊。看你这么一副高冷不可侵犯的样子,也有婚前性行为了吗?第一次是
给了未婚夫吗?」

  女人只是有节奏地、闷闷地娇吟着,没有说话,但可以感觉得到她喘息声中
透出的难以自矜的快美。

  男人也不再说话。空气中只有低吟声、啪啪声和咕叽咕叽的水声持续传来,
期间夹在着男人不时地嘀咕:「你太紧了——太紧了——我插起来太费力了——
你放松!放松!」

  在这种诱人但单调的声响中,我好像又要落入了更深的梦境。

  但男人的声音又嗡嗡地响起:「你的下半身开始轻微地痉挛了哦。要高潮吗?
求我,我就给你!」

  「快——快啊——求你了!」女人无奈的哀求着,但没有什么犹豫。

  「求我什么?」男人小声问道。

  「嗬——快动啊!」

  「我不知道你在求我什么。」男人冷静得可怕。

  「啊——你放开我!」

  「放开你你自己动?呵呵。说,要怎么操?」

  「呜呜——你欺负我——」女人为了追求快感豁出去了,「用你的棒棒狠狠
地插死我把!」

  「你的用词好粗鲁啊!不过我喜欢。现在如你所愿!」男人终于答应了。

  啪啪声密集了起来。

  不到片刻,女人就尖叫起来:「啊——我要死了——」

  我从梦境的最底层被唤醒。谁在叫?小仙吗?发生什么了?我拼命想睁开眼
睛,但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嘘——嘘——你小声点!」一个男人笑着戏虐道,「我知道你高潮了,喷
了我一裤子,但你能不能控制一下你的兴奋?你未婚夫听着呢。」

  女人没有出声。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深吸一口气,低泣着,声音小小的,
「呼——呜——死了死了——呼——」。

  「你实在太敏感了!这才几下啊!我还需要好久呢——」男人坏坏地说道,
「听到我提你的未婚夫,你又夹紧了哦。」

  「你饶了我吧!唔——唔唔唔——啊——太大太硬了——你插太深了!戳痛
我了!我男朋友快醒了!」

  「不会的,他喝了我的咖啡,还要睡好一会儿呢!我还没好呢,嘻嘻,你看
你的表情,要来第二次了吗?再忍一下吧,等我一起好吗?咦,等不及了吗?」

  「呜啊——啊哈——」女声又忍不住哭嚎叫起来,透着酸爽。

  过了一小会儿,啪啪声又再次响起,女人低声压抑地啜泣着,淫哼着:「你
轻点,别——别这么深——」

  「这——不能怪我,是你在使劲撅着向后撞我啊!」男人似乎在咬着牙说话,
「我还想说,你夹得我好痛,放松点呢!」

  单调的声响又助我入眠。

  「吴言!吴言!」又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小仙摇醒。

  我睁开眼,看见小仙已经换回了来时的衣服,脸上红扑扑的,头发倒还整齐,
但脸上的妆容似乎和来的时候不大一样,而且明明好好地站在那里,我总觉得她
在微微地颤抖着。我狐疑地看着她,想起刚才梦境里的声音,有点不知道今夕何
夕。我看了看表,我居然睡了两个小时,而小仙居然试婚纱试了这么久!

  「先生,林小姐刚才选衣服的时候您睡着了,不过,似乎没关系,她还是选
中了第一件,您们刚才都觉得好看的。」那个女店员在小仙身后走出来说道,脸
上的微笑似乎高深莫测。

  我愣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松了口气,这位女店员一直都在啊,而且店里此时
就只有我们三个人,看来我刚才真的是在做梦了。我又撇了一眼面前的小圆桌,
并无咖啡杯的踪迹。也许,那个男店员出来给我送咖啡也是我做梦梦见的?

  和小仙离开婚纱店出门以后,我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透过不大明晰的玻
璃窗,似乎有什么挨在女店员身边,但不是很真切。

  如今我的记忆好象被一支无形的手拨开了面纱,这一段梦境中听到的对话突
然变得毫发毕现起来。妻子难道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给我戴绿帽了吗?但我又
是不确定这段记忆中的这些声响的细节是不是我现在回溯时脑补的。我有点开始
怀疑自己的精神状态了。想着想着,我感觉头部一阵剧痛,眼前发黑。

               第18章:补拍

  我赶紧收回了思绪,跑到阳台上抽支烟缓缓。妻子不在家,我也没心思管她
去哪儿了。心里又忍不住又回想着和妻子的过往。不过讲真,我总觉得记忆有些
模糊,各种场景片段总像是隔着一层毛玻璃,不是很真切。

  也许那个时候,我真的是被美色和爱情蒙蔽了双眼,只知道跪舔,没有真的
去试图了解她。我不问,她当然不会说她的过往的。现在借助妻子手机里的这么
多东西,我得慢慢查看和思考,挖掘出妻子的真实面目。

  我回到电脑前,继续我的挖掘。妻子对手机的开机和锁屏机制看来还是很信
任的,以为关好了大门,家里的抽屉就不用上锁了,居然把几乎所有的密码都以
明码的形式记在了记事本应用上,这样她的私人空间和社交生活对我这个破门而
入的人毫不设防地大敞了方便之门。于是我现在可以搜寻着那天挑婚纱的日期前
后的视频、照片和聊天记录,来证实我那天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真地听见了现实。

  但最终,我也没有找到什么相关的信息。但令人意外的是,我在她的某Q的
个人空间相册里,找到了在那段时间后几个星期的一个相簿,名为「婚纱照补拍」。

  婚纱照补拍?我怎么不知道?照婚纱照前,我们已经领了证,小仙在法律上
已经是我的妻子了。我记得取婚纱照的那天我刚好出差,所以妻子一个人去的影
楼挑拣成片的。

  我打开了影集,里面只有寥寥数张照片,我信手点开了第一张。影楼的照片
尺寸很大,电脑都需要几秒钟把它完全打开呈现。只见超高分辨率的照片上,妻
子背对着镜头站在一个白色的梳妆桌前,微微向左下方侧着头,美丽的侧颜毫发
毕现,高挑的背影体态婀娜,如果不是她的穿着实在惊世骇俗,我就觉得这是一
张非常正常的个人婚纱补照了。

  这张照片上,妻子赫然穿戴着很象那天她给老王跳艳舞的那套白色情趣内衣!
花样繁杂的蕾丝文胸,晶莹典雅的蕾丝吊带长筒袜,而且同样的没有内裤!只有
头戴的半透明蕾丝头纱从头发上一直垂下挡住了双臀,朦胧得让人看不真切两腿
间讳若莫深的女阴。她的双臂套着半袖的光洁的长丝手套。右手拿着一束类似婚
礼上要扔给伴娘们的美丽纯洁的小白花,左手却惊人地拿着一个和这个神圣感很
强的整体风格极不搭调的粉色的粗大的假阳具!包括夸张地上翘着假龟头在内的
整个塑料的质感上泛着白花花亮晶晶的润滑油的光泽!而妻子侧头的目光正在直
直地凝视着这个自慰的玩物!

  我左手扶住桌沿,尽力稳住身形,右手操作鼠标,无意识地点开第二张照片。
只见有个浑身绿皮,只露出眼睛和嘴巴的男人正蹲在她脚边,两手各执妻子的头
纱的一角,将其掀开,仿佛在模拟风将头纱吹到一边的效果。男人探头探脑向里
窥探着女体的最隐秘之处,那里,赫然插着刚才还在我妻子手里的那支大号到夸
张的假阳具!我妻子那可怜的粉褐色阴唇被无情地撑得圆圆的,已经成了几近透
明的颜色!妻子的侧脸更向后转了一些,长长的睫毛下垂,黑亮的眼珠斜向下方,
似乎要看清下体的异物。她的嘴唇用劲向内抿着,一看就是在辛苦的忍耐着玉道
的肿胀撕痛。

  我屏住呼吸不知多久,大脑缺氧让我眼前一片模糊,但我仍然无法喘气,点
开了第三张照片。

  拍摄角度这次仍是后面,但更加靠近侧面。那个绿皮妖怪开始加入了,他两
手抓着妻子的纤腰,身体后仰,胯部向前,把整个下体贴到了妻子赤裸的玉臀上!
妻子则仍差不多是上一张的姿势,但头颈和身体更向后弯曲成一个反弓形,象是
被人从背后刺中了腰部的下意识地躲避姿态!头纱歪垂到了另外一侧,没有遮挡,
但因为两人的胯臀紧密无缝隙的贴在一起,我看不出绿皮怪物是不是将它的自己
身体上某一突出物插入妻子不设防的玉道中了。幸好至少他的裤子好好的穿着,
那个绿皮裤子前面不会有个开口吧?但妻子的表情是如此销魂,还有高分辨率下
清晰可见的她光洁顺滑的玉臂上竖起来的汗毛,让我不由得担心起来。失贞了吗?
在婚前就如此了吗?

  我的手几乎都要把鼠标捏碎了,竟在心痛和恐惧中带着期待打开了下一张照
片。

  拍摄角度不变,妻子带着洁白长手套的双臂被绿皮怪物向后拉满,妻子身体
以更大幅度向后弯曲着,好象要被折断。而绿皮男的上身也后仰着,和妻子弯曲
的上身相和一致,似乎在搭弓上箭,而妻子的双臂就是那支雕翎。在这种姿势下,
妻子胸部的丰满就突出了出来,白花花鼓鼓的乳肉似要立刻从文胸中爆出来一样!
她虽然向后弯曲着上身,但腰部使力前倾,使得浑圆紧实的双臀更加向后伸挺。
由于她身后的绿皮男人是如此高大,她尽力踮着脚尖迎合身后绿色的男人的身高。
尽管如此,男人还是不得不半略微弯着膝盖以使两人接触的下体的部位协调。妻
子双眼紧闭,但粉嫩的舌尖都从微张的檀口中略略地伸了出来,魅色十足。

  我哆嗦着迫不及待地打开下一张,场景突变。妻子长身而立站在一个古旧的
民国风的卧室里,侧面正对着镜头。淡绿色帷幔和古棕色家具的虚化色调中,妻
子显得格外清晰。她似乎正在穿旗袍。红色的花纹旗袍侧开气开得很高,都伸到
了妻子的腋下。妻子正在系最上面的扣子。妻子的宁静高冷的气质非常适合民国
这种怀旧风,但由于她的香肌玉体从肋骨一直到脚踝都裸露着,雪白娇嫩的肌肤,
平滑的腰胯,圆润的大腿,修长的小腿,和玉足踩着的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鞋,都
让一切充满着夺人眼目的情色。而且重点是侧露着的光滑的胯部没有内裤的痕迹,
让人遐想着她旗袍下的真空。

  再下一张,同样的场景和角度,妻子的旗袍下面陡然多了一个绿人蹲在那里,
头放在妻子的下腹部。妻子抱着他的后脑,上身向后仰去,把胯部向前探出,她
的腿分的是如此之开,以至于白得发亮的腹股沟都露了出来,似是正在把两腿间
真空的蜜道花唇送到男人的嘴里去。

  又下一张,场景再变,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地上有个瑜伽垫。镜头仍是照
着妻子的侧身。她正赤身裸体的做倒立劈叉。妻子下腰劈叉没问题,不过她虽然
常有健身,但毕竟不是体操运动员,手臂力量还不足以撑起体重,所以这个姿势
其实她是有力未逮的,于是那个绿人正站着托着她的两条大长腿帮她倒立。

  可她没有穿内裤啊!那个绿人露出两个贼眉鼠眼正死死地盯着她因为劈叉而
大大分开的阴裂,高清晰的图片上,她的无毛的粉褐色的大阴唇被无奈的向两侧
拉开,失去了遮掩的女体最隐秘部位的能力,而那柔嫩的小阴唇正充血肿胀向外
伸展翻开,或欲展翅高飞,毫无保留的暴露着嫩滑的粉红色花蕊吐汁流蜜。

  下一张,场景回到了开始时的梳妆台上。我注意到这张的文件名是「花絮废
片-1」。照片里,拍摄角度有略微改变,改成侧后方,这样既拍到了妻子后背,
也拍到了妻子对着梳妆镜的脸。那个猥琐的绿皮男人仍旧一手撩开遮挡住臀部的
头纱,但另一支手已经将粗大假阳具插了一半进了我妻子的两个之间!妻子踮着
脚尖,双手撑着梳妆桌,似乎在极力地抬高自己来躲避那个假阳具的粗暴进犯。
她头颈后仰几乎和地面平行,从后面看去只见长长的睫毛,但从镜子里反射的正
面,可以看见半闭翻白的双眸,微张的朱唇。我甚至觉得我可以听见她悠长诱人
的惨哼!也许从拍摄顺序上讲,这才应该是第二张照片吧?我宛若可以看见当时
的那一幕,妻子不敢将那个过大的东西塞入下体,于是那个绿皮工作人员说:
「我来帮你!」

  下一张「花絮废片-2」,仍是那个空房间,妻子的一双玉手抓住从天花板上
垂下的两段白绫,把它们缠绕在手臂上的,以使自己身体悬空。她两腿腿前后分
开做劈叉,脚尖绷得直直的,更显得玉腿颀长。可惜的是,她的手臂力量也许不
允许她做这种难度的吊环动作,需要那个绿皮男人站在她裆下托着她的双腿。但
令人发指的是那个绿皮男人居然抬头把自己肮脏的大嘴极端靠近了妻子的大大分
开的两腿间,然后从绿色头套嘴部的缝隙中伸出长长的舌头,舌尖已经接触在了
妻子绽放的花唇上,正在舔舐一滴粘连着垂涎欲滴的花蜜!妻子低头看着他,脸
上满是惊慌但愉悦的表情!

  我觉得天旋地转,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我手脚发麻,右手死死握住鼠标,但却无法再移动一丝一毫,无法再点击任
何按键。我问自己:为什么?我到底娶了个什么样的女人?婚后因为生活无聊不
尽如人意出轨屡见不鲜,见怪不怪,但新婚正是恋情炽热时期,她为什么也要这
样?

  我可以很轻松的脑补,当影楼的猥琐邪恶色情的摄制团队看到她孤身前来,
立刻就象见到天真纯洁的小白羊的恶狼一样围上来,你一言我一语地劝诱蛊惑她
拍摄一些可以留作终身纪念的照片,以不愧青春。然后一个绿皮男人出场以协助
之名对她进行无底线猥亵!摄影师肯定说绿皮可以轻松P掉,用背景补齐甚至是
换上另外的人,比如老公什么的。妻子就这么轻易地相信了?还是其实无论什么
理由都行,她只是需要一个理由?

  打开最后一张照片,文件名只是简单的「ZZZ001」,是一张更衣照。妻子在
照片的左侧的角落里,身体被屏风遮挡,只有一条长腿平伸出来,绷着的玉足上
套着长筒袜的一截。看得出来,她可能正坐在哪里,但看不出来是在穿袜子还是
在脱袜子。

  照片右侧的角落里,一个带着绿色头套的高大男人赤身裸露着一身健壮的肌
肉,绿色的紧身连体服套在膝盖处,也不知道是在穿还是在脱。他裸露着阴毛剃
得干干净净的下体,象极了专业的AV男模。往上看,他正歪着头看向妻子那边,
也许是看到了妻子什么撩人的姿态,嘴角带着笑,眼里燃着火,性奋中勃起的褐
色阴茎又粗又长,似乎还涂着什么液体,水迹斑斑,硕大狰狞的龟头咧开马眼耀
武扬威地狞笑着,分外抢镜。

  我急忙放大了图片,仔细查看着那个连体服的裆部。那里似有开口搭接若隐
若现,但也有可能是紧身服尚未拉紧的皱褶。这很重要!然后,我分辨了很久也
不能确定那是什么,只能徒然着试图翻看下一个照片,但屏幕显示的图片嗖的重
新回到了相册文件夹的第一张。我颓丧地看着妻子秀丽立体的侧颜,现在仿佛能
够感觉的到她当时分外的妖娆的情欲。我心里一阵刺痛,把鼠标扔到了一边。

  她为什么挑选保留了这最后一张照片呢?

标签:

责任编辑:食色男女

全网热点